生姜Fairy

【雷安】归墟

虽然我是瑞金女孩//

但是河狸大人写的雷安真的戳!!!


簌笙Baekivy:

我其实一直没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参加凹凸大赛。师父去世后,我一个人去了很多星球,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人。在某颗不知名的星球上,我抬头看见了很多星星。或耀眼,或黯淡。正当我思考着哪一颗星球会成为我的归宿时,我注意到了一颗特别的星星。


  它是血色的,透着残忍的美丽。像心脏停止跳动前,最后一刻的鲜活。


  绝望而瑰丽。


  鬼迷心窍般,我来到了这里。


  凹凸大赛里有很多参赛者,我总能一眼看出他们为了什么而来到这里——为了证明自己,为了跳出整个宇宙的规则,为了见见以前没见过的事物。又或者,只是为了活下去。


  我从不妄想去改变什么,对骑士道的坚守让我只想看到更多人活下去。我救过一对姐弟,他们看上去似乎只是两个不谙世事的孩子。


  也有可能,事实本该如此。


  他们的眼睛里满是对危机的恐惧和对未知的无措,却又夹杂着对彼此仍在一起的庆幸。


  其实我有点羡慕他们。


  后来,我遇到一个很特别的人。


  他有一双紫色的眼睛。


  像藏着星星的海洋。


  浩渺的,一望无际的,紫色的海洋。


  我并没有见过真正的海洋,可这并不妨碍我将那个人的眼睛定义为“宇宙中最动人的海洋”。在看到那双眼睛时,我心里最汹涌的情绪竟然是愤怒——他为什么要来这里!他不该出现在这里!他不该…不该被这里的规则所束缚。他不属于这里。我居然有点难过。


  就这样,雷狮成了我除了自己,唯一一个看不出参加凹凸大赛的目的的人。


  雷狮海盗团在大赛里似乎很有名。


  当然,贬义层面的有名。


  虽然我称雷狮为“恶党”,但我仍愿意每天花一点时间去想一想他。又及,我不想考虑这是为什么。


  我们经常见面就打。事实上我并不赞同用暴力解决一切的方法。但必须承认,对付恶党你找不到更好的办法。雷狮称我为“愚蠢的骑士”,啧,头脑简单的恶党。我常常如此回敬。


  我认为我的双剑都快和雷狮的锤子打熟了。


  糟糕的笑话。


  某一日,在森林里,我们又又又一次在打架时,突然下起了暴雨。于是我们被迫躲进一个树洞里。


  很老套的情节,但老套的情节也有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可能。


  其实仔细想想,从雷狮选择和我躲进一个树洞而不是旁边的几个时,我就应该预感到不对劲。很遗憾,当时我并没有这么认为。


  我觉得和与自己一天到晚打来打去的人共处一树洞有点尴尬,可能雷狮也这么想,于是我们都选择安安静静等雨停并假装对方不存在。


  然而,你永远猜不准恶党的想法。


  因为下一秒,雷狮就开口说话了。


  他说:“安迷修,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?”


  在某个下着雨的午后,在一片大森林里,一个人漫不经心地问我,“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?”


  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答的了。


  我好像什么都没说。


  我看着那片紫色的海洋微微泛起波澜,星光逐渐漫上海面。


  我一直看着。


  似乎过了一万年那么久,又似乎只发生在下一个瞬间,我凑过去轻吻了他的嘴唇。


  很轻很轻。


  像风吹落叶那样轻。


  我看见他的眼睛眨了眨,于是紫色的海洋盈满笑意。


  我突然有点高兴。好吧,很高兴。


  之后我们搬到了一起,我很庆幸我们终于明白嘲讽对方的“人生信条”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,所以我们开始冷嘲热讽对方在衣食住行上的品味。


  我觉得我可能一辈子也搞不明白恶党的思考方式,明明做饭的人是我,他却总要站在一边挑三拣四惹人嫌。


  比方说他每天必念叨一遍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爱吃苦瓜的人,而我只会一边听他念叨一边把一盘苦瓜丢在他面前。


  我们搬到一起的第一天,因为窗帘的颜色而大打出手。


  第二天,因为我只给卡米尔买了甜点于是再次与某个幼稚鬼大打出手。


  第三天,我已经不想再回忆下去了。


  我想,大概以后我们老得打不动了,也依然会坐在餐桌的两边互相讥讽。


  而我居然对这样的生活有点期待。


  说起来,似乎雷狮的生日快到了,努力攒攒积分,说不定还可以给恶党买条船做礼物。


  等我过生日,一定要找他要个更贵的才行。


———安迷修的随笔很薄,雷狮随便翻了翻便没了。


  雷狮赢了凹凸大赛后,向创世神许愿,希望让他的小骑士回来。


  然而创世神只是笑了笑,说人死不能复生。


  于是雷狮只带走了安迷修的随笔。


  他没有回雷王星,也不知道该去哪里,便一个人在宇宙中到处旅行,找找安迷修留下的痕迹。


  雷狮盯着那本随笔,里面大部分的内容都与自己有关。


  “傻子骑士。”


  “你的归宿才不是凹凸星球。”


  “你明明永远属于那片藏着星星的海洋才对。”


  宇宙广阔而无垠,想说的话散在四周,再也不会被那个人听见。